魏华 官方网站

http://weihua.zxart.cn/

魏华

魏华

粉丝:353376

作品总数:1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魏华,1963年生于湖南张家界,苗族。1989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现任职广州美术学院陶艺教研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第四届委员会委员、石湾陶艺学会会长。作品被...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留言板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21163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十年磨一剑

作者:王见

   魏华的雕塑首先直接的关注形态和材质。因此很自觉的去强调一种纯化的形式或样式。并倾向认同比较保守的艺术观念——创造有继承的意义,创造不是对固有形式的取消或否定。如果假以前卫的艺术思想和观念来参照,那么他标新立异的雕塑仍然是经典意义上的艺术样式的延续(或者可以称为传统)。思想的品质的审美的情趣仍在一个被限定的本位的立场上内含或延展。此言绝非对作者和作品“定位”,仅仅是一个认识的标点,因此,无关重要。重要的是魏华的雕塑能否引起人们的丝毫感动。或者对木头。或者对加工。或者对材料与加工之后。


  对艺事与作品的认识,本当自律、节制。今日则变本加厉,演变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呐喊,是潮流的变态。想来好大喜功乃国人之本色传统,事深浅,人大小,皆望惊天地、泣鬼神,上智下愚、文野皆然。古人辛弃疾虽云:鹏鷃何殊,大小自适。但至今令人偏爱和歌颂他的还是“醉里挑灯看剑”的“壮志末酬”。反之又会是一派玩世不恭的假象和不吃葡萄的酸态。“文人画”便是今天和昨天的类似的角色。(文人画虽言新旧,实出一撤。就画而论,更多的属于个人学养的体会和心智的修炼,拔高和延长,可爱遂成可厌。其现象当有深刻的社会与历史广角的必然意义,但若论画应有“越位”之虑。)封闭的自卑自大,极易兑换成开放的狂态妄言。“中国与人类的贡献”命题,至今焕发出各色人等的各种各样的热情。热情和愿望超越并掩盖了我们对客观的具体的确切感知。那么,一种健康的充满现实主义精神与未来人文主义新精神的展望与契合的艺术是什么?


  需要创造,同时更需期待。期待的首先,是关注个人对自己心态是否有平实的要求和对躁动的节制。


  封建社会的长期性,造就了文人对社会兴衰的特别敏感与躁动的惯性。(至今未减,又有今日西方工业文明的冲击和挑拨)留意历史,知道帝王对李白不薄,但李白旨不在此,李白不想当莫扎特。他不想当艺人。他有抱负和理想,但艺术气质与政治的角逐错位。从此,失意的抱负和理想成为艺术活动的底气,艺术成为延伸他抱负和理想的代用形式。(当然结果是歪打正着)因此,仕途经济的轨道必然造就着历代文人相同的价值心态。艺事必视为“雕虫小技,壮士不为”的小道,唯仕途失意,才寄情于艺技耳。所以文人身在曹营的躁动与不安是一种胎生,再经生长便是“项庄舞剑”。这种情结从古至今,连累传染成病,能免疫者寥寥。故真识(视)艺术为人性之高尚、心灵之神圣的人文精神者无几。


  鉴于对潮流的旁观,对文人心态的批评,看魏华的雕塑,便乐意接收他视艺术为工作的平静精神和真实状态,取一个艺人的作风。他放弃了相貌惊人的架势的过程中,构成人性的、物质的、艺术的赏心悦目。所以,魏华常常在摩尔雕塑的雕痕中感到亲切。(如同感觉到齐白石落墨的从容有致,就会欣赏米罗的笔触是动作的美妙。雕塑的刀痕应该也是异曲同工。)能透过作品的整体到“一枝一叶总关情”的体会,不能说这是个浅显的深度。认真体验过东山魁夷的画(黄宾虹同)及了解画的过程,就能理解制作的专注与境界的崇高是从艺的虔诚与精神升华的一致。这是否是艺术的纯净、心灵的回归?在魏华的作品中,我们能感知这种从艺的单纯,由衷的称赞这种单纯是从艺的良知,是对牢骚太甚的酸软与声嘶力竭的亢奋的不满。


  当然,这可能是“古典”精神的艺术境界。今天的魏华持这种心态有什么意义?因此魏华也经常的怀疑自己,恐已老化。我想,如果少一些功利的考虑,缩小自己的位置,问题就不会凸现。假定在认定展览必须的艺术质素外,同时小视展览是自己在学院式的教育之后,再经社会的磨炼与学习(间中也有一些大型美展的纪录),综合成一个完整的毕业创作。对母校作一次汇报,也算“十年磨一剑”。这种视觉比走向世界如何?


  至于作品的优秀及程度,是起点,还是从此江郎才尽,是现实与预言的两个方面。我想展览是魏华至少十年良苦的产物。今后的冲动和苦心是否依然,并非成搪塞后生的告诫,又演变成“惯性”前进的格式。)莫迪利阿尼不早逝,还会有什么惊人之举?李贺呢?因此,我宁可认为魏华的展览可能是魏华最优秀的阶段,而不预言今后。对现实的优秀的肯定,比期望更具爱护的意义。“曾经拥有”和“天长地久”虽属俗套,但比国人惯用貌似一分为二之认识,实则合而二一之结论来得客观、真实。奢望并不正常。所以,不期望魏华的今后,魏华也无须期望自己的今后,所谓:是金子,便会闪光。何况,早在春秋战国之时哲人就说:“吾生也有瞎耽误功夫,故退一步想,因为“艺海无涯”而择“回头是岸”又有什么不好?


  王见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于广州美术学院